老婆的闺蜜来我家做客 还在气朕打你板子吗

此时,却有一声音倏然造访,“主人,您醒了吗?”

我不由一惊,“金不换?”

金不换立即开心地盘旋着我脑门,“是啊!是啊!主人,您终于醒了。吓死不换了。”

既然它找到我,我正好问它一些事,我便起身来,向在外间侍候的侍女叫了声,唤她将灯点上,又使她回去睡觉。侍女倒是十分贴心,又备了一壶热茶,才陪着小心地回去睡了。这般贴心照顾,想来定是魅流年有所交代,否则,我就一陌生客人,那会如此尽心?心下越发觉得魅流年虽性子冷些,却是个心思细腻之人,只是他流连那烟花之地却是我心中的一道坎,虽然顾渊有解释,终归那不是个正经之地。

那个与我长得十分肖似的冰魈更让我没来由的不喜。

我饮了一口刚才侍女紫幽倒好的茶水,忍不住脱口,“腊梅花茶?这地竟也有这种茶吗?只是不是茶语家的那股味道。”

金不换定定停留在与我视线平行的位置,此时我才有空好好打量它,只见它椭圆状根伸出一枝绿绿的枝杆,杆顶顶着一盘红红的籽,杆中间部位对生俩对叶柄,每叶叶柄上撑开出七片叶,看上去就仿同有千手,椭圆的根茎胖乎乎的就像它的身体,顶在杆顶的籽就是它的头,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可爱至极的小娃娃。

我忍不住问它,“不换,你是一种什么植物?为何我繁花镜没有你这样的植物?”

我又仔细揣摩了一回,莫不联想到一些相似植物,不由说道,“你与我繁花镜生长的人参倒是有几分相似。”

金不换笑着回我,“主人,我与您繁花镜的人参原是姐妹呢?只因初时性子不合,最后她留住北地,而我不喜北地寒冷溜到南诏生长。人们叫我三漆。”

我在口中默念了几遍“三漆!”确实不了解它,便把它当一般植物,也做宠物带着,想到它初遇我便喊我主人,想来这其中定有缘故,便顺势问道,“为何你才出世便认我做主人?”

金不换一本正经地回我,“主人,原本您就是我的主人。三百前您历劫轮回,我也应劫化作繁花镜三生石。其实却是为了封印魇王离殇。”

我接着这个因由问金不换,“魇王离殇是一个人?还是——”

金不换回我,“他是一条龙。但是自天地初开便出生。修行可说是高深莫测。具体的不换不是很清楚,若要问,主人还是去问您父王母后吧。”

它既如此说,想来它并不知道这个魇王离殇的情况,只不过履行了一个封印石的职责罢了,我怎好为难于它?既然它叫我问父王母后,那等回去自然是要问的。不过父王母后不是去追一条龙了吗?那条龙估计非魇王离殇莫属。

我顺着思路问,“那父王母后去追它了,会不会吃亏?”

金不换保证地答我,“自然不会!魇王刚解开封印,灵气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。主人放心,您父王母后不会有事。”

它如此说倒让我原本的担心终于放下。

  这般推测,那么,魅流年一再的认定我是三百年前他心中的她还的确有其事?我眉头不由皱成一个结,呐呐地自语,“那我的确是三百年前的谁?——青儿?若然我是青儿,魅流年又是谁?为何他能保有过去记忆,我却全然忘却?”

这一个个疑团比之我梦境中的遭遇还要让我头痛欲裂。

“主人,你为何晓得你前世的名字?”我呐呐的自语让金不换心生疑窦。

然而,它更让我疑问丛生,忍不住又将视线锁定它,“你与我关系——能不能详细与我说说?”

金不换像突然顿悟,两对叶柄同时拍向它的几百颗红籽头。“……哦,哦,主人,对不起,不换倒忘记你已经喝下忘情汤……”

金不换细细说道,“……主人,不换这名字是乐神为不换取的。意即金子都不换的意思。”

我忍不住调笑它,“那就是说,你很厉害了?”

金不换笑笑,也不否认,“主人见笑了。当时乐神花费了好些力气才捉到我,把我送予您。只因当时您受了很重的伤,如若您服下我,您便能重伤痊愈还能修行晋升两万年。”

它一再提起乐神,我不得不又询问这乐神又是何方神圣。

我满脑子都是疑问,金不换在我眼里又满身是秘,把个金不换急得不住挠头,“主人,主人,不换还真不知要从何处为你一一解答,您忘记得真不是一点二点,不换头有点大。”

这何止头有点大,简直一个头无数个大!一波接一波的疑问连番凑来,任谁都不知从何处开始。

——自三生石上询问姻缘开始,接踵的变故都是秘。接着,无端被送至魅族帝都开化,尔后魅流年的琴音一样透着神秘色彩。再后来,他口口声声我是他三百年前的旧识,如今又多出一个乐神。

见我问,金不换只得耐心道来,我倒像一个等待解惑的小孩子。“乐神就是司掌音乐的上神。主人前世是冰雪上神,名唤桑青。”

我“哦”的应了一声,金不换继续说道,“若不是主人慈悲未将我炖汤服下,如今哪里还有金不换。金不换感激主人,从那刻起便跟定了主人。”它突然想起什么蓦地问我,“主人可遇到故人?”

我怔了怔,“什么故人?”

见我一副懵懂的模样,它又再次拍脑袋,“我又忘记了主人不记得从前,就是主人的妹妹冰魈。”

它此语一出,让我无端不舒服,“冰魈?哪个冰魈?”

“就是妙音坊的那姑娘。”

我用怀疑的目光瞅着它,“你什么时候知道妙音坊有这样一个姑娘?”

金不换笑呵呵地说,“本上仙自然知道。就是我引你进的妙音坊。”

我发觉自己有一巴掌拍死自己的冲动,原来本主人倒被灵宠设计的。那么,魅流年的琴音也是它设计的其中一环?我忍不住展开联想。

但是它后面一句话却卡住了我天马行空的胡乱猜测。

喜欢()

相关文章

评论 (1)
  •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。

    回复